全部商品分类
化工原料

工业甲醇

甲醇汽车

甲醇柴油

甲醇汽油

新能源

医药甲醇

甲醇2019年年报:供需格局略宽松 重心或震荡下移
甲醇,互联网+甲醇,互联网+甲醇,甲醇网站平台 / 2018-12-21

来源:金融界网站

一、2018年甲醇行情走势

2018年甲醇价格整体呈现“先下跌后上升最后崩塌式下跌”的“淡季不淡、旺季不旺”行情。

2018年年初至4月初,一系列利空因素主导,甲醇期价震荡下跌。首先,春节期间动力煤港口以及下游累库,节后动力煤现货报价暴跌,成本端利空因素增强,甲醇期价震荡下跌。其次,2017年冬季限产导致甲醇价格一路上行,甲醇行业利润率高企、最高点达50%以上水平。利润高企导致甲醇装置恢复或者提负的动能增强,冬季限产的焦炉气以及天然气制甲醇装置提前重启,甲醇供应压力骤增,甲醇期价震荡下跌。再次,内陆-港口套利窗口打开,内陆低价甲醇货源涌入港口,港口库存积累以及港口报价承压,甲醇期价震荡下跌。最后,传统下游需求恢复晚于预期,需求不济,甲醇期价震荡下跌。

2018年4月初至10月中旬,一系列利好因素主导,甲醇期价震荡上行,最终演绎“淡季不淡”行情。首先,国内外甲醇装置接连检修,导致内外盘市场供应偏紧,甲醇期价震荡上行。其次,进口数量不及预期导致港口库存低位运行、甚至延续去库节奏。低位去库支撑,甲醇期价震荡上行。再次,库存低位支撑,现货价格大幅拉涨,期现基差走强,甲醇期价震荡上行。最后,冬季限气、环保限产、醇基燃料需求增加提前透支,甲醇期价震荡上行。

2018年10月中旬至今,一系列利空因素主导,甲醇期价崩盘下跌,最终演绎“旺季不旺”行情。首先,外盘乙烯价格下跌,替代性增强导致港口烯烃装置联合行动,甲醇下游需求骤减,甲醇期价崩盘下跌。其次,醇基燃料需求增加不及预期,甲醇冬季需求增加预期落空,甲醇期价崩盘下跌。再次,伊朗新建甲醇装置投产,外盘低价货源放量冲击,港口库存超预期积累,甲醇期价崩盘下跌。最后,四季度甲醇供需格局由预期的供不应求转变成供过于求,甲醇期价崩盘下跌。

二、甲醇装置开工率重心上移、高位盘整 先抑后扬、春检力度明显大于秋检

(一)甲醇装置开工率重心上移、高位盘整

2018年甲醇装置开工率重心上移、高位盘整,甲醇装置开工率周度以及月度均值走势基本处在近三年以来的最高水平。据监测,2016年全国甲醇装置开工率月度均值63.55%、西北甲醇装置开工率月度均值69.61%。2017年全国甲醇装置开工率月度均值66.66%、西北甲醇装置开工率月度均值73.51%,分别环比上涨3.11%、3.9%。2018年至今全国甲醇装置开工率月度均值68.32%、西北甲醇装置开工率月度均值76.43%,分别环比上涨1.66%、2.92%。导致2018年甲醇装置开工率重心上移、高位盘整的原因在于:首先、甲醇行业利润增加,行业利润率暂处高位。据监测,2018年至今,甲醇行业利润率最高点达50%以上、暂处近3年以来的最高水平。利润刺激下甲醇装置开工率重心上移、高位盘整。其次、新建甲醇装置投产进度不及市场预期。据监测,2018年投产的甲醇装置尤其是大型甲醇装置基本集中在2018年下半年甚至是第四季度。导致2018年新增甲醇装置产能203万吨、实际新增甲醇装置产能仅165万吨,不及市场预期。在新增甲醇装置产能不及市场预期的情况下,为满足国内下游需求,甲醇装置开工率重心上移、高位盘整。最后,进口数量不及市场预期。据监测,2018年1-10月份,进口数量累计值612.4万吨,同比减少9.82%。进口数量不及市场预期,在外部货源减少的情况下,为满足国内下游需求,甲醇装置开工率重心上移、高位盘整。

(二)甲醇装置开工率先抑后扬、春检力度明显大于秋检

2018年甲醇装置开工率先抑后扬、呈现V型走势,上半年出现了月度均值的最小值。据监测,4月份出现了全国甲醇装置开工率月度均值的最小值、63.92%,5月份出现了西北甲醇装置开工率月度均值的最小值、67.54%。导致甲醇装置开工率先抑后扬的关键在于,装置检修集中在上半年尤其是3-5月份、春检力度明显大于秋检以及冬季限气检修力度。

预测来看,短期内或者春节之前,甲醇装置开工率延续高位盘整趋势。原因在于,根据甲醇厂家报出的检修计划来看,短期内甲醇装置检修产能较少。节后尤其是3-5月份不排除甲醇装置开工率下跌可能。原因或在于:首先,甲醇价格经历前期下跌,甲醇行业利润率迅速压缩至5%左右的较低水平。长期来看,行业利润对甲醇厂家的刺激作用明显减弱,不排除甲醇装置开工率下跌可能。其次,甲醇装置春季检修集中在3-5月份。春季检修背景下,甲醇装置开工率或将下跌。最后,近3年尤其是2017-2018年3-5月份,甲醇装置开工率月度均值均呈现下跌趋势。统计学角度来看,甲醇装置开工率或将下跌。综合来看,长期关注利润压缩对厂家的实际影响以及2019年3-5月份的春检力度。

三、国内实际新增甲醇装置产能增速有所减缓

环保以及安全生产问题一直是2017年以来关注的焦点。甲醇作为化工企业,受环保以及安全生产因素影响较大,导致国内实际新增甲醇装置产能增速有所减缓。

据监测,2017年我国共投产7套合计440万吨甲醇装置。其中,有配套下游的甲醇装置产能310万吨、无配套下游的甲醇装置产能130万吨。440万吨新建甲醇装置投产后,导致2018年新增甲醇装置产能257万吨、实际新增甲醇装置产能127万吨。据监测,2018年我国共投产8套合计550万吨甲醇装置。其中,有配套下游的甲醇装置产能420万吨、无配套下游的甲醇装置产能130万吨。550万吨新建甲醇装置投产后,导致2018年新增甲醇装置产能203万吨、实际新增甲醇装置产能165万吨。因此,从新建甲醇装置的投产进程来看,2018年新增甲醇装置产能460万吨、实际新增甲醇装置产能292万吨。

据监测,2018年550万吨新建甲醇装置投产后,导致2019年新增甲醇装置产能337万吨、实际新增甲醇装置产能98万吨。据监测,2019年以后我国或投产13套合计887万吨甲醇装置。其中,有配套下游的甲醇装置产能510万吨、无配套下游的甲醇装置产能377万吨。887万吨甲醇装置投产后,导致2019年新增甲醇装置产能482万吨、实际新增甲醇装置产能140万吨。因此,从新建甲醇装置的投产进程来看,2019年新增甲醇装置产能819万吨、实际新增甲醇装置产能238万吨。

综合分析来看,虽然新建甲醇装置的投产导致2019年新增甲醇装置产能明显大于2018年(819万吨明显大于460万吨),但是剔除下游需求来看,2019年实际新增甲醇装置产能基本持平或略微低于2018年(238万吨略微低于292万吨)。因此,从国内新建甲醇装置的投产进程来看,2019年新增产能或缺乏亮点、基本持平或略微低于2018年。

四、甲醇进口数量低于市场预期

据监测,2018年10月,进口数量当月值66.6万吨,环比增加19.2%、同比增加17.8%。2018年1-10月份,进口数量累计值612.4万吨,同比减少9.82%。就进口数量的累计值来看,其同比增速基本保持在零轴左右水平,尤其是2018年6-10月份保持在零轴以下水平。因此,基本可以反映,2018年甲醇进口数量低于市场预期。

预测来看,结合外盘装置的运行动态、船期预报以及进口利润走势情况(伊朗MARJAN165万吨新建甲醇装置投产后货物流至我国、进口利润扭亏为盈),2018年11-12月份,进口数量或环比增加、均值或在70万吨左右。

据监测,导致2018年进口数量低于市场预期的原因主要有:首先,国外新建甲醇装置投产时间有所推迟。其次,国外已有甲醇装置接连检修,导致阶段性外盘供应处在偏紧格局。最后,甲醇进口利润基本处于倒挂趋势,套利需求减少。

(一)国外新建甲醇装置投产时间有所推迟

据监测,2018年国外或投产两套合计340万吨甲醇装置,实际投产时间集中在2018年下半年。对我国甲醇进口数量的影响,放量来看,集中在2018年年底或者2019年。国外新建甲醇装置投产时间有所推迟,是导致2018年全年尤其是2018年1-10月份进口数量低于市场预期的关键之一。

(二)国外已有甲醇装置接连检修 尤其是2018年上半年

2018年国外已有甲醇装置接连检修、阶段性外盘供应处在偏紧格局,是导致2018年全年尤其是2018年1-10月份进口数量低于市场预期的关键之一。由国际检修量走势图可以看出,2018年尤其是4-6月份,国际检修量呈现累计上涨趋势且暂处历史同期较高水平,或说明此时间段内国外已有甲醇装置接连检修,或导致进口数量低于市场预期。

(三)进口利润延续倒挂趋势 套利需求减少

以太仓报价为基准计算的进口利润与实际进口数量存在较大偏差,一般存在1-3个月左右的时滞。但是以甲醇期价为基准计算的进口利润与实际进口数量的拟合度较好(这是由甲醇期价本身的前瞻性以及预测性所决定的),该特点从2015-2017年甲醇进口利润与实际进口数量的关系走势图即可得出。据监测,2015年1-3月份,以甲醇期价为基准计算的进口利润高达200-400元/吨、暂处历史高位水平,利润高位导致2015年1-3月份进口数量大幅增加。据wind资讯统计,2015年1-3月份进口数量的当月值分别为48.38万吨、31.36万吨、41.5万吨,分别同比大幅增加123.34%、123.94%、161.31%。2015年1-3月份进口数量累计值121.24万吨,同比大幅增加135.21%。2016年,以甲醇期价为基准计算的进口利润基本处于正挂趋势,利润正挂导致2016年进口数量爆发式增长。据wind资讯统计,2016年进口数量累计值880万吨,同比大幅增加327万吨、增幅59%。每月进口数量均值73万吨左右,处历史最高水平。2017年、尤其是2017年1-5月份以及9-12月份,以甲醇期价为基准计算的进口利润基本处于倒挂趋势,利润倒挂导致2017年进口数量不及市场预期。据wind资讯统计,2017年进口数量累计值813万吨,同比大幅减少67万吨、降幅7.61%。2018年尤其是2018年1-11月份,以甲醇期价为基准计算的进口利润基本处于倒挂趋势,利润倒挂导致2018年进口数量低于市场预期。

(四)2019年甲醇进口数量预估

进口数量的预估离不开新建甲醇装置的投产进程,反观2016-2018年3年的进口数量,其与新建甲醇装置的投产进程密切相关。据监测,2015年是国外甲醇装置的第一个扩能时间点,新建甲醇装置产能合计345万吨。345万吨新建甲醇装置投产后,导致2015年国外新增甲醇装置产能93万吨、2016年国外新增甲醇装置产能252万吨,2016年明显大于2015年。因新建甲醇装置投产时间集中在2015年下半年或者第四季度,考虑到船期以及销售周期,放量或集中在2016年。因此,2015年345万吨新建甲醇装置的投产导致2016年进口数量激增至880万吨、月均73万吨,分别环比增加327万吨、27万吨。

据监测,2018年国外共投产2套合计340万吨甲醇装置。340万吨甲醇装置投产后,导致2018年新增国外甲醇装置产能142.5万吨、2019年新增国外甲醇装置产能197.5万吨。因新建甲醇装置投产时间集中在2018年下半年,考虑到船期以及销售周期,放量或集中在2018年年底以及2019年。据监测,2019年国外或投产4套合计512万吨甲醇装置。考虑到国际惯例、装置投产延期概率较大,印度NANRUP17万吨以及伊朗BUSHER165万吨新建甲醇装置对2019年国外新增甲醇装置产能的影响暂不考虑。伊朗KAVEH以及特巴CARIBBEAN合计330万吨甲醇装置投产后,导致2019年新增国外甲醇装置产能169万吨。因此,从国外新建甲醇装置的投产进程来看,2019年新增国外甲醇装置产能366.5万吨。

综合分析来看,2019年国外新建甲醇装置的投产或者放量进程或有所加快、新增甲醇装置产能明显大于2018年(366.5明显大于142.5)。因此,就国外新建甲醇装置的投产进程来看,新增甲醇装置产能或较为明显。

结合国外已有甲醇装置的运行动态、国外新建甲醇装置的放量以及投产进程、进口利润走势,初步预判,2019年甲醇进口数量或增加至840万吨、均值或70万吨左右。